清穿之茗后 第257章 后院反应(一)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第257章 后院反应(一)

小说:清穿之茗后 作者:秦兮儿

    太医给弘暄把脉良久,久到四爷还真以为一向身体健康的小儿子病了。

    “太医,爷的四阿哥如何了?”四爷皱眉问。

    太医边讪讪的放心给弘暄把脉的手,边恋恋不舍的将视线从弘暄身上移开。

    “回四贝勒,府上四阿哥脉象……”太医说了好些中医术语后道:“身体极好,请放心!”

    四爷闻言,眉头不皱了,只冷眼看太医。

    “为何如此久。”没事会如此,存心的?!

    太医干笑着连忙解释:“府上四阿哥身体一向健康,难得见到脉象如此好的,一时好奇,请四贝勒恕罪。”

    四爷也想到了太医院之人,许多一向对医学痴迷,便一句“罢了”揭过。

    但太医不想,见四爷好说话,讲道理,当即缠着问道:“不知府上是如何养育小阿哥的。”

    小阿哥这么健康,的确得向四贝勒好好取经,若是真有什么方法,适用的话,那世上可以减少多少早夭孩童,太医如此幻想着。

    四爷想了想,都是交给母方养育,没什么不同,只自己经常和小阿哥玩。戳倒他积木,和他一起玩拼图,抱抱摸摸他……

    可这能说?!

    这大清,那家做父亲的不是严父,和孩子玩这种幼稚的事,不能说。

    四爷清了清嗓子,淡定道:“差不多,具体的你问照顾小阿哥的他额娘身边的人!”

    闻言,太医后来找了人询问,得到的回复是——“小阿哥从几个月起就吃辅食。”

    “经常被人带着出去看花草。”

    “能走后,多是让他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医听得很仔细,对比宫里养的皇子阿哥,他概括了一下,那就是糙养,放养。

    最后,太医满意的在苏培盛的带领下,走了。

    路上,苏培盛略纠结的问了太医一个问题,“怀的真是个小格格。”

    太医猝不及防的被这么一问,看了眼苏培盛,沉吟了下,以为是四贝勒让人问的。

    他能怎么说,当然是此前怎么回答的,就怎么说,怎么也不能前后答案不同,自己打自己脸吧!

    于是,含糊道:“脉象上看,似乎是小格格,不过,也有可能不准。”

    后面半句,声音明显比前半句声调降了一多半,以至于就在太医身侧、听了他前半句话有些发懵的苏培盛,没听清。

    苏培盛:不成想爷想要什么就来什么,想要小格格就是个小格格。

    端院,梨院……

    随着太医的离开,一道道消息传进了这些个后院。

    其中最为精彩的,要数李氏等人那里。

    梨院李氏,传话嬷嬷一进来,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:“怎么样,瓜尔佳氏到底生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传话嬷嬷脸上有些小心翼翼的,因为自家主子脾气不好,爱不过,心里再迟疑为难,话还是得回。

    “那位,那位,她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病了!”太好了,坐在椅子上的李氏,兴奋得站了起来,“到底什么病,有多严重?”

    传话嬷嬷有些傻眼,迟疑了,难道刚刚自己说错话了?

    将“怀孕了”说成“生病了”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传话嬷嬷就忍不住发抖,开始吞咽口水。

    李氏见她迟迟不说话,脸上兴奋一收,皱眉,厉声喝道:“问你话呢,说啊!”

    有些发懵的传话嬷嬷,一紧张害怕,更加分不清刚刚有没有说错话了。她眼一闭,打算无论如何,都要实话回禀,不然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怀,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李氏不雅的掏掏耳朵,以为听错了。

    传话嬷嬷抖筛子似的,哆哆嗦嗦着,害怕极了,嗫嚅再一次道:“怀,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怀孕了?!”李氏先是不肯相信,然后震惊,颓然坐下,旋即就是震怒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桌子上,所有东西被扫落在地。霎时间,屋里地上,碎片满地。

    除了李氏这里,听闻佳茗怀孕消息后,后院许多屋子里,碎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无论是赫舍里氏,还是宋氏,亦或者其它人,都忍不住嫉妒死佳茗了,而最为平静的要数端院的福晋。

    闻得佳茗怀孕后,一直喝着茶,端着茶盏把玩的福晋,只是手滞了滞,脸上表情更为严肃罢了。

    倒是她身边伺候的刘嬷嬷,以及柳红、姚黄等人看起来比她还焦急担忧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四福晋不理会众人的忧心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传话丫鬟小心瞥到上首福晋沉静严肃的脸,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,竟是如此沉得住气,不禁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“据打听,桃院的那位,这次怀的是格格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福晋挑眉。

    有些不相信,以为是佳茗耍的手段。是她故意让人以为怀的是小格格,从而对她忽略,不对付她,让她平安的生下小阿哥。

    倒是屋里刘嬷嬷等人听了后,不急了。她们可没有福晋想的多,只以为真的是个格格。

    想着,如果是个小格格的话,就算小时候再受宠,这长大后就是一副嫁妆的事,自然不用多忧心。

    不过,福晋那语气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传话丫鬟也不理解,可也不管,只回答打听到的消息,将其具体道来。

    福晋听了回话,得知是四爷问,然后太医回答是小格格后,这回倒是若有所思,相信了。

    毕竟,爷可不允许别人在他眼皮底下耍他玩,况且,瓜尔佳氏也没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毕竟,那太医,是今儿苏培盛刚请的,可没时间与瓜尔佳氏串通。

    等福晋这边已经知道详情了,李氏等人那边才刚发完脾气,有些没力了,才得知,佳茗怀的是格格。

    李氏等人心情起伏太大,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不然,有些人得高兴的蹦起来。

    某个院子里,刚喜悦的心情才稍稍平稳点,宋氏忽然主意到满地的碎布片。

    哎呦,她不禁捂着胸口,心疼起刚刚撕碎的绣品。

    完了,那可是自己绣了几个月的双面绣屏风,那可是给爷的生辰礼?!

    心痛加愤怒的宋氏,能怒瞪回话之人,气她回话不全。

    若是早说完,不停顿,自个得知瓜尔佳氏怀的是个格格,用得着发这么大的气误撕了绣品吗?

    一向外在表现老实的宋氏,瞪着回话之人眼神越发的冷,心里越气越心疼,倏地,忍不住给了回话之人一巴掌,气才倏地下去了许多,自己也好受了许多。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