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行者:平妖二十年 第五十章 花脸神丐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第五十章 花脸神丐

小说:夜行者:平妖二十年 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
    面瘫脸一开始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到了后来,更是有点儿打红了眼,好几人都受了伤,倘若不是横塘老妖和几个江湖名宿盯着,只怕他都已经要杀人了。

    而正是这样的煞气,使得胆敢上前挑战的年轻人变得越来越少,更多的人都处于犹豫之中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个,虽然水平都不错,修为甚至也不低,但是在面瘫脸的面前,到底还是输了几分血气,以及与人拼斗的经验。

    临时的空档,迟迟没有人上去,让马小龙再也耐不住,终于还是选择了出手。

   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我并不觉得马小龙能够比那面瘫脸要厉害。

    事实上,面瘫脸在横塘老妖这里的地位,应该是相当高的,甚至很有可能是年轻一辈之中最顶级的高手。

    马小龙虽然有过第一届修行者高级研究班的培训经历,但如果论起硬实力,恐怕还是跟面瘫脸这种真正有过厮杀经历的人要差上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他此刻走出去,是他自己的选择,我们也无法说什么。

    面瘫脸双刀交错,而马小虎则从怀里,摸出了一对金属手爪来。

    那金属手爪看上去黝黑无光,表面上层层叠叠的云鳞沉淀,还有那种十分有美感的花纹,以及背部处镶嵌的一颗红蓝(左手为红,右手为蓝)宝石,都表明了这玩意的品质,绝对上乘。

    一对爪子套在了手上,马小龙朝着对方拱手,示意开始。

    他这边刚刚拱手,面瘫脸的双刀,就已经斩落下来。

    一贯的凶狠,先声夺人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面瘫脸一上来就竭尽全力,而面对着这样的进攻,马小龙并不怯弱,他戴着的双爪质地上乘,不畏金铁,陡然迎了上去,与其相碰,却有火花迸射而出。

    而随后,他陡然上前,撞进了面瘫脸的怀里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拳出去,面瘫脸往后退了两步,而马小龙并不收手,挥舞爪子,贴着面瘫脸的身子,频繁进攻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两人之间的攻守之势,立刻转变。

    马小龙攻,面瘫脸守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作为马小龙的妹妹,马小凤一开始还挺担心自己兄长的安危,此刻瞧见他占了上风, 顿时化身小迷妹,一边鼓掌,一边大声地呼喊着。

    我和马一岙瞧见,下意识地往旁边退开去。

    这妹子,着实是有一些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台下或者叫好,或者惊呼,颇为热闹,而台上则显得格外惊险,马小龙与面瘫脸两人相斗,有输有赢,一会儿这个占了上风,而没一会儿,一个招式过去,两人又换了身份。

    如此大打出手,每一分每一秒,都格外惊险,让人惊诧。

    而随着时间的继续,我瞧见马小龙渐渐占了上风,却是那面瘫脸连续迎战前面那些人,有些疲乏了。

    马小龙并非迂腐之人,此刻为了抱得美人归,更是绞尽脑汁,瞧见面瘫脸颓势渐起,却是不给任何缓气的时间,越发激烈起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在台上龙争虎斗,旁边的镇场高手们瞧得也是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实力超卓,但是在这样瞬息万变的比斗之中,生死不过一瞬间,要是万一有个闪失,他们来不及出手阻拦,这喜事可就变成丧事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场众人,都显得格外紧张,全神贯注地关注着场间变化。

    而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,那面瘫脸的身型陡然一变,居然开始显露出了本相来。

    那他的本相,也着实让人意外,居然是戌狗夜行者。

    而且瞧他的这品种,仿佛是十分小众的“牛头梗”——此犬的表情十分古怪,近乎于凝固,模样很像是电视剧《永不瞑目》的一个男演员。

    他的面瘫脸,倒也不是本意如此。

    显露本相之后的面瘫脸变得越发凶狠,如同疯狗一般,双刀舞动如风,而被面瘫脸陡然的爆发给压住的马小龙也不甘示弱,也显露出了本相来,却是一头斑斓东北猛虎,额头“王”字,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两人一开始还用兵器作战,到了后来,那苗刀砍在身上,居然卡住了去,而马小龙反手一爪,将面瘫脸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两人显露本相,在台上翻滚扭打着,那高台倘若不是特意加固过,只怕早就垮塌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不知道是戌狗夜行者天生被寅虎夜行者相克,还是面瘫脸鏖战许久,太过疲惫,终于还是被马小龙给按在地上,拼命挣扎无果之后,悲愤地仰天长啸一声,居然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马小龙勉强站起来,结果没坚持两秒钟,却又摔倒了去。

    瞧见这两败俱伤的攻守双方,我又下意识地去望了一眼楚小兔,发现她不屑地瞧着台上两人,眼中并无怜悯,心中有些发凉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马一岙伸手过来,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你也别太以主观情绪去打量这些,你得换位思考,倘若是你死了,我又无法报仇,会比她更过分。

    我听了,忍不住说道:“为什么不是你死了呢?”

    马一岙嘿嘿笑道:“我哪有那么容易死?”

    他的调笑让我的情绪稍微舒缓一些,而随后,我瞧见一个算不得有多厉害的小子上台,捡了便宜,将无以为继、恢复人身的马小龙给淘汰下场。

    马小凤去领人,一脸心疼地看着自家兄长,训斥道:“让你忍忍,忍一忍,你怎么就不听话呢?”

    马小龙长叹一声,万千情绪涌上心头,最后却是闭上了眼睛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而随后,一滴泪珠,从他的眼角滑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有些心伤。

    我们并没有上前劝阻,因为他此刻淘汰,其实还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,总比受了重伤要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个淘汰了马小龙、自以为捡了便宜的小子,也没有能够在台上多待几分钟,又一人上来,三两下,却是将他给撂翻倒地了去。

    之后的攻守擂台,变得格外激烈起来,如此一番拼斗,到最后,是一个来自于广南北海的青年连续打败了四人,最终守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人叫做范伟鹏,拼到焦急时,露出了一只鸟头来,应该是某种鹰属夜行者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很强,隐隐之间,仿佛有了先前那位洪志妙的架势。

    而随着一个与他旗鼓相当的年轻高手落败之后,台下一片寂静,仿佛都为此人给折服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事实上,关于楚小兔的擂台攻守,已经进行了许久。

    无论是时长,还是人数,都是其他姐妹所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不过瞧见那人朝着台下拱手,众人噤若寒蝉的样子,我隐隐感觉,事情到了这里,未必就会结束。

    一定还有人会站出来挑战。

    会是谁呢?

    我下意识地朝着台上望去,瞧见楚小兔正在跟霍家的二公子霍京说话,两人神态亲昵,霍京不知道说了什么话,楚小兔居然娇羞地笑了,让我心头一跳,一个古怪的想法浮上了心头来。

    难不成,霍二郎,会站出来,攻下楚小兔的擂台么?

    这个想法一出现,我先是给震了一下,随后觉得这事儿也许不太可能,然而越想越绝对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霍二郎倘若是没有任何目的,他一刚刚接掌了霍家的大忙人,凭什么跑到这儿来呢?

    或许是,他听说了我与楚小兔之前的联系,然后决定赶到这儿来,将楚小兔拿下,这样一来,或许能够中和抵消掉自己那不太好听的名声呢?

    至于他是否喜欢楚小兔,这个反而变得不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我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,盯着霍二郎,想着他会什么时候出手,然而他却仿佛没有动手的意思,一直等到老杨倒计时,念到了“九”的时候,他都没有动一下。

    反而是另外一个人,出现在了场中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浑身邋里邋遢,穿得破破烂烂,散发着馊味的男子,而除了穿着打扮让人憎恶之外,他的那一张满是红蓝两色胎记的脸,也让人看得触目惊心,仿佛修罗恶鬼一样。

    这人出现,站在场中,穿着一件破烂的军大衣,敞开着的,露出光着的胸膛,上面黑乎乎的,满是油腻。

    他抱着手,一脸坏笑地看着守擂方。

    范伟鹏瞧见此人,一脸嫌弃,不屑地说道:“又来一个叫花子?赶紧报上名来,然后我送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那长得跟修罗恶煞一般的叫花子古怪地笑了笑,然后挠了挠头,从头上摸出了一团泥垢来,指尖一弹,那范伟鹏却是一声惨叫,随后抬起手来,却发现右臂之上,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他一脸古怪地看着那乞丐,说都还没有开打,你就放暗器?

    恶鬼一般的乞丐笑了,说我放个啥子暗器哟,我就是弹了一下头泥而已……

    他一口“汉口”方言,听着颇为费解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台下突然有人惊讶地喊道:“我知道了,他、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花脸神丐,‘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’的花脸神丐!”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